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

平静的语言往往是狂飙的先锋静悄悄而来的思想领导了这个世界

 
 
 

日志

 
 
关于我

http://hi.baidu.com/12111457我的新闻作品集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三体秘密之——白沐霖的阴谋  

2015-01-28 19:25: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沐霖,兵团《大生产报》记者,1969年内蒙古大兴安岭雷达峰下,与叶文洁偶遇,借给叶原版《寂静的春天》,该书对叶一生产生重大的影响。随后因向中央写信事件,叶被白沐霖诬陷,遭军管处审问。判决前夕,总工杨卫宁将叶调入红岸基地。
    在三体世界,白沐霖是很难让人注意的一个小人物。但是《地球往事》却认为白沐霖是一个关键性人物:“历史学家们一致认为,1969年的这一事件是以后人类历史的一个转折点。白沐霖无意之中成为一个标志性的关键历史人物,但他自己没有机会知道这点,历史学家们失望地记载了他平淡的余生。”
    白沐霖之所以是个关键人物之一,根据记载,是他启蒙了叶文洁,让她认识到人性之“恶”,并且亲身践行了这种“恶”:为了保全自己,对一个无辜者实施陷害。更重要的是,使叶文洁彻底陷入孤苦无援、万劫难复的境地,除了上雷达峰外别无出路。
以上只是历史的记述。但是,如果深入历史的细节,会有很多惊奇的发现,我们会发现,白沐霖自始至终就在设一个局,这个局的最终目的是将叶文洁引向深渊。他的真实动机,如果不进一步解读,将成为一个真正的谜。
    白沐霖与叶文洁的偶遇是这样的:叶文洁在摸树桩时,白沐霖做着同样的动作,并且与叶文洁近在咫尺(叶文洁轻轻抚摸了一下那崭新的锯断面,她常常下意识地这么做,总觉得那是一处巨大的伤口,似乎能感到大树的剧痛。她突然看到,在不远处树桩的锯断面上,也有一只在轻轻抚摸的手,那手传达出的心灵的颤抖,与她产生了共振)。这可以理解为偶然,但更合理的解释是借此吸引叶文洁的注意。但叶文洁并不理睬。为打破尴尬,白沐霖叫了另一个工友马钢,表达了一番他的环保理念,这实际也是说给叶文洁听的(“马钢,你过来。”白沐霖对不远处一个小伙子喊道,那人壮得像这棵刚被他伐倒的落叶松。他走过来,白记者问道:“你知道这棵树多大年纪了?”“数数呗。”马钢指指树桩上的年轮说。……“忙你的去吧。”白沐霖摇摇头,坐在树桩子上轻轻叹息了一声)。表达完之后,就把工友打发走了,转向叶文洁。
白沐霖身份是记者,到连队的目的当然是采访。但是叶文洁和他的工友可能成为采访对象吗,可能性接近零,不但普通,甚至出身还成问题。实际上白沐霖找他们也不是采访,而是聊天。问题就来了,只是聊天,怎么一来就知道他们的姓名。要知道,一个兵团连队通常有两三百人。显然,白沐霖在来连队之前,就锁定了接触目标:叶文洁。而“采访”,是他的掩饰真实行踪的说法。
白沐霖见叶第一面时,不但知道她的姓名(小叶,过来歇歇吧)、性格、喜好、同伴,还知道她能读英文(我刚看了一本书,感触很深……你能读英文吧),要知道,即便跟叶文洁在一起劳动的工友,也不知道叶文洁何许人也。因为她保持着强大的戒心,也保持着高度的沉默。
随后,白沐霖让叶文洁抄写信的行为也很可疑。要让叶文洁抄写的理由是这两天使用油锯了,手抖的厉害(“那我寄出去了。”说着拿出了一本新稿纸要誊抄,但手抖得厉害,一个字都写不出来)。这个理由十分牵强,白沐霖的身份是记者,不是知青,他根本没有参加劳动的必要,何况他还是个反对伐木的环保主义者,更没可能参加这种义务活动。再者,白沐霖随时都可以再誊抄一遍再寄出,却不早不晚就等着叶文洁来的时候表示要寄出。最合理的解释,就是蓄意谋划。他倒水时“洒出”的动作,与其说是为了强调“手抖”(“我替你抄吧。”叶文洁说,接过白沐霖递来的笔抄了起来。“你字写得真好。”白沐霖看着稿纸上抄出的第一行字说,他给文洁倒了一杯水,手仍然抖得厉害,水洒出来不少,文洁忙把信纸移开些。一个多小时后,信抄完了,又按白沐霖说的地址和收信人写好了信封,文洁起身告辞),不如说是掩饰内心的不安。
更为可疑的是写信的落款“革命群众”。作为记者,白沐霖有很好的渠道向中央反映情况,可以发公开报道,问题敏感则可以发内参。他不走正规渠道,却私下写信。私下写信的目的很多为了博取声名,可他却没有署名。既然不署名,就成了匿名信。匿名信说明他在写的时候就知道有风险,既然知道风险为何又找叶文洁誊抄转嫁风险。
    依据奥卡姆剃刀原则,一件事有很多解释时,最简单、条件最少的解释往往就是真相。上面各种疑点,最简单的解释就是白沐霖蓄谋已久,使叶文洁陷入一个不可能走出的困境。
那么,白沐霖陷害叶文洁的动机是什么呢?我将在下文进行进一步的分析。(文/田加刚)


  评论这张
 
阅读(19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