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

平静的语言往往是狂飙的先锋静悄悄而来的思想领导了这个世界

 
 
 

日志

 
 
关于我

http://hi.baidu.com/12111457我的新闻作品集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伍皓没有违法  

2009-03-01 10:28: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南省宣组织的“躲猫猫事件”网民调查团,有人认为违法,违法点包括:1、上海一律师称,只有公检法和律师才能进入看守所,其他人一律不得进入看守所。因此违反《看守所管理条例》。这个说法不值一驳,难道记者采访进入也是违法么?难道领导去视察也是违法么?看守所条例如果真这样规定,那只能说这是个违法规定,违反宪法。

2、云南大学一教授说,调查死亡事件,是公检法的权力,普通网民没有调查权,调查是越俎代庖,因此是违法的。这么说,私人侦探的调查,记者的调查,都是违法的了?甚至律师调查、死者家属调查,也都是违法的?不知道究竟违了哪门子法。

3、记者的家网友“蓝牙吸血鬼”认为,网民调查团没有任何法律法规依据。这种调查团,实际上是以权代法,以党代政,宣传部越位干涉政法机关,干扰司法独立。所谓没有法律依据,只是他不知道或没找到法律依据罢了。所谓干扰“司法独立”,只是你建立在一种错误的判断,即认为中国有法律规定应当司法独立而已。事实上,中国从宪法到程序法,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过司法独立,谈何违法?

司法独立,到目前为止,都还只是学术上的一种追求,在法律中,规定十分有限,比如,“法院应当独立审判,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请注意,这里列明的不受干涉的对象十分有限,不包括党委,也不包括人大,更不包括其他司法机关。所以,人大监督法院,党委指导法院工作,检察院对法院实施法律监督,都是符合宪法规定的。伍皓代表宣传部,代表云南省委,这里干涉的还不是法院,而只是检察院,有何不可。没有这种干涉,司法机关永远也查不清“躲猫猫”真相。如果没有这种干涉,就不是中国了。我们的宪政体制,党委高于一切,最高权力事实上集中于党委,所谓“党委导戏,政府演戏,人大评戏,政协看戏”,司法机关是戏外人。以现在司法机关腐败程度,让他们独立才是最恐怖的事。当然,你也可以争论说,他们腐败的根本原因是他们不独立。——这是个学术问题,你可以到课堂上去辩论,但我们现在讨论的是现实社会问题。

伍皓的做法是在捍卫党和政府的尊严。躲猫猫事件严重给党和政府抹黑,省级政府如果任由县级政府胡作非为,瞒天过海,无疑是十分愚蠢的,他们上上之策就是把握事件的调查主动权。云南省宣的做法,就是这种策略的一个步骤。

组织网民调查团,伍皓非但没有违法,反而是以他有限的个人力量,顽强地捍卫法律的尊严。

伍皓在捍卫宪法赋予任何一个公民的知情权、监督权、言论自由权。宪法规定,公民有对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其违法失职行为有向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公民有言论、出版自由。这种规定,与上述关于“司法独立”的规定正好相反。司法独立,是我们都认为法律已经规定了,因为公检法机关每天把“司法独立”挂在嘴边,今天说新闻记者干扰了司法独立,明天说市长干扰了司法独立,还经常设置各种障碍不公开审判,不公开办案,理由都是法律规定司法独立了。但法律并没有规定。而公民的言论自由权,是官员忌讳或者敏感的一个话题,他们不会在任何场合提起,更不会想一些措施保障言论自由,而只会想一切办法封堵言路,扼杀新闻报道和舆论监督,让我们以为,我们从没有监督、检举、批评他们的权利。但法律有明确规定,我们有这些权利。

网民调查团,我们从其有限的行程和作为可以看出,他们实施的实际上是批评、建议、检举之权力,他们向公安局、检察院提问,在网上发表他们的看法,使事件更大程度公开化,这都是代所有关注此事的人行使监督、检举、言论自由权。

伍皓的做法代表省委宣传部,这种做法赋予了宣传部一个新的职责,即协助上级党委、政府知晓事件真相,并以权威声音向公众无可辩驳地发布。知晓真相,是耳目;发布真相,是喉舌。宣传部以往只有隐瞒真相即消声器的职能。我们期待宣传部能够华丽转身,能够更有作为,能够不再是新闻记者口中的贬义词。(田加刚)

之前写的一篇日志:《网民调查的意义仅在于推动司法调查》

没有任何传奇,生活瞬间又回到了恼人的庸常。云南省宣组织的网民调查团,在一天紧张高效的“调查”之后,除了得出“不是躲猫猫而是瞎子摸鱼”的结论之外,没有任何新的发现。失望之余,很多人把矛头又对准了调查者本身,认为他们要么是记者,要么是网络编辑,跟政府本同出一家,因此之故,他们无法尽职尽责。

这是一种天大的误解。就算组织10万次调查团,每次人员构成各各不同,其调查结果只会等而下之,不会有什么更多的“真相”发现。原因是,云南省宣组织的“网民调查团”,调查者只有两种宪法赋予的基本权利即知情权、监督权。注意,这里是“权利”,而不是“权力”。知情权、监督权,本来是中国任何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但是很多时候,这些权利都被剥夺了,因此我们感觉不到我们原来有知情和监督之权。云南省宣的做法,只是用他们特殊的手段,保障了我们这些权利的实现。

本来是我们的东西,但是我们长期都没有真正拥有过,这一天,我们突然拥有了——我们确实该感谢上苍。还有一些东西,我们无论如何努力,也不可能获得,那就是“权力”。权力,power,即实现自己愿望和阻止他人愿望的一种力量,是国家机器的天然象征。调查权,就是一种“权力”,它包括一系列的派生权,如关押权、逮捕权、限制人身自由权、查封冻结财产权,只有这些派生权力的叠加,才可能真正实现调查。

我们看看躲猫猫事件委员会的调查报告就会发现,他们没有任何真正调查的“权力”,就算是知情权和监督权,在特殊的保障之下,仍然是不充分的。请看下面一段记录,“监舍里是否有监控录像?如果有,能否将李荞民案发当天录像让我们看看? 晋宁公安局闫副局长回答:没有”。再看下面一段记录,“调查委员会提出要进入监舍现场查看并会见致死李荞民的普某某以及与李同舍的其它犯罪嫌疑人。闫副局长当场向在场的委员昆明市公安局监管支队长郭斌请示,郭队长表示‘特事特办’,同意调查委员会要求”。继续看如下记录,“除纸笔之外,电脑、录音、照相、手机等其它物品均按要求交由看守所暂存。13时15分左右,在办理了相关登记手续后,调查委员会获准进入晋宁县看守所实地探视,但只能在巡视走廊上进行监区探视。根据相关法规法律规定,调查委员会在进入看守所时,须按规定上交所有随身携带的音像设备、手机等通讯设备,并要办理相关登记手续。”

上面从调查报告里抽出的三句话,很清楚表明,调查团事实上没有任何调查权。被调查者可以不回答提问,可以对提问进行轻率的搪塞,“没有录像,你看个什么?”也可以拒绝调查者进行现场,“经请示,同意(也可以不同意)”,即令现场调查,也是在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下进行的(不得进入,不得携带,可能还有不得提问)。

如果是真正的调查,如果是纪委、检察院或者公安部督察局调查,办案人要进入现场还要被调查者同意么?还不得录音录像提问么?他们也许根本就不必去现场,直接将有关涉案人、有关责任人双规或逮捕,查这个问题查不下去,他们可以查涉案人的其他问题,有没有受贿问题,有没有殴打犯人问题,有没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问题。这种代表国家政权力量的调查,没有什么真相发现不了。可惜的是,很多因素的限制,尤其是没有一个政局的受益人,或者往往自己本身也是调查的波及者,这时,国家调查就无法实施。

网民的力量,在于推动国家调查,推动检察院、纪委能够公正办案。网民自己的调查,不可能得出什么真相,就算这些网民来自全国各地,就算网民个个都精通法律,也一样受制于调查手段的极其有限性。这种事并不是证明人多力量大,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谚语的时候,再多的人都是瞎子摸鱼,哪里摸得着真相.


 

  评论这张
 
阅读(54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